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经济专栏 > 正文

    隆回周达华

    信息发布者:阳恩水
    2019-06-26 14:56:08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隆回周达华  

    我是隆回恒福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的周达华,遭到湖南隆回万和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国进的长期敲诈勒索,殴打和绑架。范国进披着省人大代表(今年已落选)的外衣,长期以来在隆回县偷税漏税、骗取贷款、敲诈勒索、侵吞国有资产、妨碍公务、挑衅滋事。对于以范国进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上至隆回县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以及司法执法机关,下至平民百姓都只敢怒不敢言。范国进多次扬言:老子上头有人,你到哪里都告不倒我!!


      正如范国进所言,我多次向隆回以至邵阳市的有关部门反映,报警,控告范国进的犯罪行为,都没有结果。但我没有放弃,我不信范国进真能只手遮天横行隆回,现将范国进雇凶伤人和敲诈勒索我本人的犯罪事实及涉及到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汇报如下——细数隆回范国进八宗罪!!!


    一、范国进公然绑架并非法拘禁我,以敲诈勒索我巨额资产


      2006年11月范国进的万和公司出现资金紧缺,向隆回县城市建设投资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历届的县长担任)借款400万元,并用城东老木材市场做价650万元与县城投公司合作开发(见附件第1、2页)。在2007年5月16日、8月30日(见附件第3、4页)分两次通过三方协议以650万元将一部分地转让给我。我为范国进的万和公司偿还了此400万元债务(见附件第5页)。


      2010年7月。范国进眼看我开发上述两宗土地后发展的不错,认为自己吃了亏,公然说以前的转让合同是假的,2007年5月16日和8月30日所签订的两份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为无效合同,要我返还土地,并在我公司已开发完毕,且将房屋交给业主两年的小区张贴了霸道公告(见附件第6页)。

      以上两宗地,我是按县政府和县城投公司的要求,也征得范国进本人同意,代替范国进的万和公司偿还了城投公司的400万元债务,另外250万元在2007年4月陆续交给了范国进的万和公司(见附件第7、8页)。在办理土地使用权证过户后(见附件第9、10页),交清了全部土地转让价款。至此,需付给万和公司的650万元转让金已全部履行完毕,双方债权债务随之消失;且万和公司主动到国土部门将转让地过户到了我公司名下。双方权利义务终止,客观上不再存在诉争。


      可范国进却不顾事实真相,只认可我公司代为偿还城投公司的200万元债务,和直接支付的250万。对我公司分别代为偿还城投公司的另外200万元却不予认可。并以此为由向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见附件第11页),要求我公司再次给付200万元转让款,并承担554.97万元人民币的利息损失。开庭审理后,范国进见胜诉无望,谎称双方达成和解为由,又撤回了诉讼(见附件第12页)。双方的纠纷本应就此划上句号。


      范国进在法律诉讼不成功的情况下,让县委领导出面协调,某县委领导于2011年1月18号主持了协调会。会中,范国进,强行要我赔偿590万并当众扬言恐吓, 如我不给钱,要对我采取极端措施,要到邵阳市请黑社会的人跟踪、绑架我。在场的县委领导们竟一言不发,更没有制止。


      会后范国进私自散发了《关于万和公司与恒福公司土地转让纠纷的调解纪要》(见附件第13页),此调解纪要既不是县委、县政府的红头文件,也没有任何参会人员的签字,却成了范国进敲诈勒索的依据。


      范国进拿着这份非法纪要,经常派人到我公司骚扰、要钱。我被迫无奈,只得到隆回县县委领导的办公室反映范国进天天派人跟踪、威胁的情况。待反映完准备从县委常委楼下去时,范国进早已安排了五、六个打手在楼下准备抓我。当时,我对县委领导说:“您看,黑社会的人已经进入了县委常委楼。”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可这领导竟回答:“这个我管不了!”后来,隆回县政协副主席夏亦中给范国进打了电话才算解围。


      然而从2011年的3月4日起,每天少则十人,多则二、三十人,聚众在我公司新开发的另一楼盘的售楼部,封锁大门,不准买房看房的人进门;强占工作营业场所,在售楼部前台喝酒猜拳,一片乌烟瘴气,使公司的工作、营业无法进行。我为了人身安全只得东躲西藏。我公司员工分别于3月5日、3月6日报警,出警人员得知是范国进组织的人手后,也无可奈何,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2011年3月7号晚上7点左右,我趁天黑之际去公司看一下,刚一进门,便遭到在此早已埋伏的黑社会成员的绑架,强行将我带到了万和公司范国进的办公室。


      一进门,范国进便叫嚣:“娘卖×的,看你躲,看你躲得了几天,今天晚上不交钱就可以给我打,只要不打成重伤,看我不整死你,把你关进地窑里去!”并吩咐手下小弟守住大门。随后便打电话给政协副主席夏亦中:“周达华已被我抓住了,看你过不过来一下,你过来我就再给周达华一次机会,如不过来我就送他去邵阳关到地窖里。”


      夏副主席过来后,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一直未敢离开万和公司,范国进喊来的其他帮手(县委领导)也做我的工作,要我出钱,并恫吓说:“不出钱就会被邵阳的黑社会带走的,要关死的。”如此一个晚上的威逼利诱、反复折磨!


      到了第二天早上近九点钟,为了人身自由和安全,我不得不按照范国进写好的文字抄了一遍,并在其早已拟好的“处理赔偿决定”书上签名画押(见附件14、15,16页)。


      在此所谓的“赔偿决定”事件发生后,县政协副主席夏亦中向县委领导汇报,该县委领导说:“让周达华先交300万元给范国进,我再出面协调。”因此我不得不按照县委领导的意见四处找人借款,我分四次交了355万元给范国进(见附件第17页,另借我100万元也做了抵帐)。但我交钱后,该县委领导并没有出面协调。


      此后范国进更加咄咄逼人、索要余款,还要收回卖出的土地。使我无安身之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一直躲藏在外地。


      二、范国进团伙非法使用催泪瓦斯围殴我公司人员打伤公安干警和110协警(有清晰视频为证)


      2011年5月4日,范国进为了索要上述所谓的“赔偿决定”余款,收回已卖出上述土地,于早上八点半左右,派范国进其弟范国洪(外号“麻子”)来到此土地所在的工地叫停。当时购买我公司合法出让门面地块的几位业主正准备动工,我公司黄总以及工程师、工作人员周艳霞、司机周俊来到工地放线。


      范国进的弟弟范国洪一边阻工,一边打电话叫人。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从两辆车上冲下来七、八个年轻人。范国洪见来了帮凶,就把正在施工的挖机师傅拉了下来,并扬言:谁敢动工,就掀烂谁的挖机。


      我公司员工周艳霞怕出事就报了警,“110”来了四个巡、协警,有些主业见“110”在场,便要挖机师傅重新施工,范国洪又冲上去,将挖机师傅拖了下来,并叫嚣“谁动工,我就搞死谁”。


      当周艳霞前去与范国洪论理,范国洪便开始动手打人,随他而来的那一伙人一拥而上,对周艳霞拳打脚踢;周俊见状前去扯架,亦遭围攻殴打。此时“110”巡协警及部分业主也在一旁极力劝阻。

      突然范国洪从裤袋里掏出催泪瓦斯,对准周俊和周艳霞的眼睛喷,同时还对着一个协警喷。被喷到的人双眼无法睁开,鼻子、口腔呛的要命。双眼灼痛,眼泪双流。范国进团伙继续对周俊和周艳霞进行殴打,直至打倒在地,动弹不得。范国进团伙还围住一巡警和110协警拳打脚踢、直至后来“110”增加了到场警力,范国进团伙才仓皇而逃,但范国进的弟弟范国洪和一同伙被逮个正着。


      “110”刚把行凶的两个歹徒和二个录口供的业主带到中心派出所门口,范国进就开着车随后跟到,一下车就暴跳如雷、指手画脚,大声质问警察:“为什么要抓我弟弟?”警察回答说:“你弟弟打人,还打了巡警和协警”。范国洪见他哥哥来了,跟着大声叫嚣:“我打的就是协警!”


      派出所的领导见到范国进,马上给范国进赔笑脸,道不是,并当众将“麻子”和其同伙当场放走。同时将二位业主拉到一边说:“你们回去算了,明天再来作笔录”。


      当天晚上,范国进还请派出所的相关人员共进晚餐以表谢意,但仍有四名有骨气有正义感的协警拒不参加。


      周俊、周艳霞随后被“120”接到县人民医院紧急处理,经医院检查,二人全身软组织多处挫伤,眼睛被化学药品即催泪瓦斯灼伤,肿胀厉害,视力模糊(见附件第18页)。


      虽然有范国进团伙打人的视频为证,有广大业主和围观群众为证,派出所也没有对此事作出任何处理,更没有勒令凶手赔偿被打伤住院人员的任何治疗费用。


      范国进团伙非法使用催泪瓦斯围殴公安巡警和民众事件发生以后,我向有关部门和媒体反映过多次,在5月1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纠风办《为民热线网》将此事向社会曝光,引起了我县一些领导的不安和广大群众的关注。 


      但隆回县委领导不但没有调查处理此事,而是立即组织三位县领导和范国进去长沙找关系,将《为民热线网》上曝光资料在第三天全部删除,范国进并组织黑社会人员恫吓和围堵网站负责人。甚至有领导跟我说:别在网上出隆回的丑了。我满腔委屈得不到申诉,反而成了某些领导的眼中钉肉中刺!!!


      事发至今,在我多次向县委、县政府的请求下,县委、县政府虽成立了调查工作组,但一直毫无结果。致使我有家不能归,一直躲藏在外地,公司也无法正常经营。(注:2011年5月4日范国进雇凶非法使用催泪瓦斯围殴民警和恒福员工的视频在百度、搜狐网输入“隆回催泪瓦斯”点击查看优酷、酷6、人民法制监督等一百多家网站均有视频)


      三、范国进骗取贷款,恐吓和殴打隆回县县农行客户经理钱伟力

      2003年范国进在隆回农业银行贷款3000万元用于修建隆回万和实验学校(私立学校)。债务累累的范国进经常拖欠着万和实验学校教师员工的工资,去澳门豪赌(至今已输掉近2亿元),加之日常的奢侈消费,长期拖欠贷款利息,早已进入金融系统不良记录。


      累计至2008年上半年,范国进向社会高息融资过亿元,沉重的高息致使范国进千方百计要隆回县人民政府高价收购万和实验学校。经县审计局审计,评估价格9700多万元。某县委领导出面表态,以缓解县城中小学生学位紧张为名同意收购并以10579万元的高价承债式整体收购了湖南隆回万和实验学校。


      隆回县人民政府在2010年2月9日和3月18日两次支付940万元给范国进偿还县农行贷款(见附件第19页),而范国进仅偿还农行贷款200万元,骗转了740万元!隆回县农业银行客户经理钱伟力将范国进这一骗贷行为向邵阳市农业分行递交了一份《关于湖南隆回万和置业有限公司的补充情况》做了详细汇报(见附件第20、21页)。


      2010年7月30日下午范国进要其保镖谭某到县农行将钱伟力连骗带哄,带到范国进办公室。钱伟力刚踏进范国进办公室,范国进拿着钱伟力《补充情况》的复印件,开口就骂:“狗杂种,还敢向市分行告我的状,看我不打死你”,范国进亲自动手,并指使其手下王某某、刘某某将钱伟力毒打一顿,并威胁说:我一个月打你一顿,到大年30也要打你!我晓得你喜欢骑单车,我要人造成交通事故搞你!


      钱伟力被打之后,又被范国进禁闭在办公室,钱伟力在范国进手下忽视监视的情况下,赶紧用手机发短信给县农行副行长陈任中求救。陈行长在收到信息后,马上带领农行其他二位工作人员赶到万和公司援救钱伟力,陈副行长头上也被范国进的手下重重打了一拳,同去援救的三人向范国进又说好话又道歉,才勉强将钱伟力援救出来。


      事后,市农业分行向隆回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报了案,治安大队没敢对范国进做出任何处理。至今,隆回县农行的人只要一提到此事,都会心惊胆战,全身发抖!


      四、范国进强拆小区休闲景观、霸占绿化用地,毒打业主


      2010年4月份,范国进的万和公司着手开发闲置土地,紧临空地有未出售的两栋别墅和小区已建成的健身场所及绿化景观,万和公司为扩大新建电梯房占地面积,擅自拆除其中的一栋别墅(该两栋别墅早在2007年就作为抵押物向县中国银行贷款),同时将小区的健身场所及绿化景观进行围挡并拆除、修建一栋高层商品房。


      在拆除开始时,万和小区先期购房的业主们向万和公司提出不能改变规划局审定的小区规划,即使确需改变规划,也应按规定进行公示,征求业主的意见,并由县规划下达改变规划许可手续,才能拆除上述建筑物。


      可万和公司董事长范国进亲自到场,纠集一批社会人员进行强拆。当时很多业主也自发的来到现场与万和公司论理。一名戴姓业主和范国进发生了争执,范国进的司机刘某手持砖刀,挥向戴

      某,在广大业主的保护下,戴某才得已脱身。


      当天下午,范国进指使其弟范国洪“麻子”纠集一伙社会人员,到戴某家砸门,要报复戴某!戴某躲在家中不敢开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报了警。110警察赶到后,范国进团伙才离开。事后,范国进扬言要好好教训戴某:只要谁敢跟范国进说个“不”字,就让谁不能安心!


      五、范国进强买强卖、侵吞国有资产近千万元


      1)范国进强占县交通局土地“老东站”


      范国进的万和公司为带动所谓“万和经济开发区”的发展,提出采取“以站易站”方式,将其在城郊新建的一个新东站与县交通局位于城中心的老车站对等置换。


      县交通局在未取得新东站产权证的情况下,范国进于2003年初将老东站过户到其公司名下,并在县交通局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采取停水停电的办法把县交通局逼出老东站,并将老东站以800万元转让给荣兴公司兴办医院。


      当县交通局要求万和公司提供新东站相关资料办理过户手续时,范国进提出老东站使用了七年时间,通过折旧只值400万元,而万和公司新的东站价值760万元,县交通局需补给其360万元差价,才能办理过户手续。


      在万和公司的计算式中,位于城中心的老东站光土地在七年的时间,其价值升值不但没有体现,反而大幅度贬值,而其在城郊的新东站土地价值反而高于城中心数倍。当时双方签订的等价置换协议,万和公司单方面就可以否定。以致时过8年县交通局仍无法办理过户手续,而万和公司将新东站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湘运公司的承包费)也一直由万和公司收取!


      范国进还放出话来,县交通局不补给其360万元差价就要收回新东站进行开发。可老东站已过户到范国进的万和名下,而新东站却至今都未过户到县交通局名下。照此情形,等价置换协议就成为一纸空文,不交差价,县交通局永远也拿不到户权手续。


      2)范国进贱价强买县劳动人事局土地


      隆回县劳动人事局的土地,位于县城桃洪东路万和岔路口的繁华地段。价值700万,范国进只用了50万元,强行收购。引起县劳动人事局全体人员对范国进心存敢怒不敢言的极大怨恨!近千万的国有资产就这样流入范国进的腰包!


      六、范国进偷税、漏税、挪用契税近3仟万元


      1)范国进无视国家政策拒不交税


      2007年9月26日中共隆回县委、隆回县人民政府联合下发了,隆发【2007】8号文件,关于转

      发《隆回县财税促收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强化税收征管工作的办公会议纪要》的通知(见附件第22、23页),通知中第二条第一点明确规定从2007年1月1日起,对未启动的老项目以及2007年元月1日以后的新项目,其有关涉税的优惠政策全部废止。但范国进的万和公司在2010年初动工开发的“万和·学林苑”商住小区,现有两栋小高层电梯房,面积达3万平方米,并于2011年元月23号开盘销售,到目前为止,已全部销售完毕,销售收入9000多万元,从没有向税务机关申报过,也没缴纳营业税等税款。


      隆回地税局一分局的税务干部多次到万和公司催缴税款,可万和公司的人置之不理,并拿出万和公司在2003年与县政府签订的税费包干优惠政策的过期合同来拒绝缴税。


      2)范国进起草假合同偷税漏税


      在办理城东老木材市场土地转让手续过户到我公司门下过程中,范国进起草了两份转让假合同,用于到国土局办理手续,并将转让时间提前到2006年11月28日(隆发[2007]8号文件规定,从2007年1月1日起有关涉税优惠政策全部废止)。这份假合同盖上了我公司的公章,而我公司在2007年8月6日才正式成立。在该复印件上,万和公司范国进自己还写上了“办证用的”四个字(见附件第24页)。其目的是为了偷税,此项税款范国进应缴70多万元,但范国进分文未交。


      隆回湘立房地产公司袁玉斌在2007年4月25日以240万元购买了原城东木材市场另一宗土地使用权(见附件第25页),同样也签了一份将日期提前到2006年11月份的假合同。


      范国进利用这三份假合同要求县政府下发了《关于原城东木材市场开发税费问题的复函》文件(见附件第26页),直接偷漏税收近100万元。


      3)范国进转让万和实验学校时,未缴纳分文税款


      负债累累的范国进的万和实验学校因国家教育收费政策的调整无法再办下去,要县教育局高价收购此学校。县审计局评估的价值9700多万元的学校政府却以10759万元的高价收购了,这其中除暗箱操作,不知有多少人接受了范国进的贿赂!!其中应缴未缴的税款就多达900多万元。


      县地税局多次下达税款催交文书,并冻结万和公司银行账户(附件27、28、29页),2011年上半年通过财政划交应支付万和学校收购资金120万元作为万和公司欠税入库。却遭到由县委某领导公开干预并批评县地税局局长匡玲不与县委保持一致,税款分文未收缴又将此120万元税款从财政退库支付给范国进,并迫使县地税局解除冻结万和公司的银行帐户(附件第30、31页)!!!


      4)范国进拒缴报建费200多万元


      2011年动工的“万和·学林苑”第二期工程47000平方米的报建规费200多万元,在个别县领导的打招呼下,范国进仗着自己是省人大代表(今年已落选),报建费分文未缴,强行要县政府政务中心的各职能部门发放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使各职能部门的领导和办事人员愤愤不平,碍于范国进在隆回黑白两道的势力,也只能心存敢怒不敢言。


      综上所述,范国进在2008年至2010年转让土地和万和实验学校时,也未缴纳分文税款在转让存量土地和“万和·学林苑”商品房销售时,已收取各位业主2%的契税全部占为己有,至此,范国进偷税漏税、侵吞契税达3000多万元。


      七、范国进长期以来组织黑社会势力在隆回寻衅滋事


      范国进身边经常雇佣了二至三名保镖,实为欺压百姓,行凶伤人的打手。得力干将是范国进其弟范国洪(外号“麻子”),在80年代范国洪以流氓斗殴、流氓团伙首犯,被判处死缓,坐牢改造不到几年,范国进买通关系将范国洪保释。


      范国洪“麻子”被保释出狱后,仗着其哥在隆回县的势力和经济支撑,经常无证驾着范国进的小车,尾随几十辆摩托车在县城横冲直撞,嚣张至极,闹得整个县城鸡犬不宁,老百姓苦不堪言,只好联名上告,司法部门迫于社会舆论将“麻子”收监。“麻子”收监不到一年,又被保释出狱。


      “麻子”出狱不久就沾上了毒品,身边供养了几个“瘾君子”,就是这些“瘾君子”和“麻子”坐牢期间结拜的一些外地狱友,成为为其哥“效力”的打手和欺压百姓的“工具”。范国进的两个弟弟范国平、范国洪“麻子”更是隆回当地黑社会的头目人物!


      八、范国进非法高息融资过亿元


      范国进经常去澳门豪赌,加之日常的奢侈消费,使自己债务累累。为了让自己的公司能正常运作,范国进向社会以2分一5分的月息非法融资过亿元,沉重的高息致使范国进的公司资金出现断链。


      2012年春节期间,范国进将自己非法融资的情况向县委领导做了反映,并要求县委领导批示,由县检察院、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其案由:要求专案组为自已追回所付出的高额利息;怀疑自已的财务人员贪污挪用进行查处。范国进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怀疑自己公司的女会计范某贪污1000多万元,将女会计范某打伤住院,并扬言:如果范某不拿出1000万赔给他,就将范某全家杀光。范国进是人也打了、付出的高息也收回了,但范国进非法融资的犯罪行为却没有得到任何惩罚,这也成了隆回县城的一大笑话。


      综上,范国进的行为已经完全构成偷税漏税、骗取贷款、敲诈勒索、侵吞国有资产、非法融资、妨碍公务、寻衅滋事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为了斩断范国进这只覆盖隆回县的黑手,揪出其幕后的保护伞,我周达华,请求上级领导督促公安机关对范国进及其团伙立案侦查,将其缉拿归案,紧急制止范国进团伙的进一步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坚信,范国进及其团伙这一严重影响基层政权建设和司法公正的黑恶势力,会得到依法打击!


      我周达华实名举报,并将和上述所有受害人将提供详细的证据材料协助有关部门立案破案。


      实名举报人: 周达华


      电话号码:13607393588


      身份证号码:430524196502010053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隆回万里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