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小酒馆里的对白

    信息发布者:阳恩水
    2019-06-25 17:30:34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小酒馆

    原创: 望云山老和尚  七水江闲话  今天




    ?地狱枉死城内,阴风习习,呼号声不绝入耳。




    临街的一处小酒馆里面,有两个男人坐在近门的一张小桌旁边喝酒。




    戴鸭舌帽的邓世平举杯道:“李老师,你叫李尚平,我叫邓世平,都是教师,都为鸣不平而被害,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啊。”




    李尚平亦举杯道:“邓老师,想我湖南,历史上英才辈出,到如今却贪官污吏横行,能不让人扼腕而叹,唉-世风日下啊!”说完他一仰脖吞干了杯中酒,缓缓说道:“这段时间,我在枉死城转了转,枉死鬼中说湘音的颇多,他们的遭遇都惨绝人寰呐。”




    邓世平也幽幽叹道:“李兄说得对,想我邓世平一生光明磊落,从不损公肥己,只因挡了黄炳松那老贼的财路,他就指使他外甥杜少平把我活埋于操场千斤巨石之下,十六年呐,还在这枉死城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邓兄还比我迟来一年,我02年就被那些贪官污吏雇杀手把我害了,我做错了什么?只是为了维护咱们老师的应有的尊严,在网上发了封控诉信,他们就杀人灭口,这世间,还有公道吗?”李尚平使劲地捏住手中酒杯,似乎在扼紧贪官的喉咙,悲愤莫名,久久不肯放手。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姗姗来迟,来,喝酒喝酒。”邓世平把两人的酒杯斟满,安慰道。




    “唉—邓老师,你还相信这句鬼话,正义迟来还算是正义吗?”李尚平叹道。




    两人默默无语,又对饮了三杯。




    不知何时,酒馆门口出现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孩,约摸七八岁的样子。两小孩眼睛盯住桌上的食物,矮个的小孩说:“哥,我饿…”。




    邓世平和李尚平几乎同时站起身来,招手让两小孩过去。李尚平找来凳子让他们坐下,邓世平给他们拿来碗筷,热情地说道:“小朋友,吃吧吃吧,看你们可能饿坏了。”




    两小孩看来真的是饿坏了,一阵狼咽虎吞,继而风转残云,把桌上的饭食吃得一干二净。




    李尚平看他们吃完,问道:“你们是谁家的小孩,年纪那么小,衣服也不穿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大男孩用手背抹了抹嘴边的油污,垂泪道:“谢谢两位叔叔,我叫陆一,这是我亲弟弟罗志强,我们是海图旺溪人氏,我俩遭奸人所害,今年1月就被送来此地,已经半年多了。”




    小男孩罗志强拉住哥哥的手臂使劲摇晃,哭道:“哥,我要回去,这里太冷,我想奶奶,我要读书…。”




    陆一搂紧弟弟,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落下来,呜咽着说:“弟弟呀,我们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了。”




    邓世平把鸭舌帽往桌上一摔,怒发冲冠,叫道:“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加害,真是禽兽不如”




    旁边有一酒客插言道:“这两小孩我认识,今年初被奸人所害,最可恨的是官方不立案,不去查真凶,说小孩是下河洗澡自主冻死的,寒冬腊月,天寒地冻,有自主下河洗澡,冷了又不会自主穿衣服的吗?”




    李尚平把拳头捏得嘎巴嘎巴响,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嘶声大叫:“真的是黑了天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时,天空出现了一道亮光,一个声音传来:“邓世平,邓世平,你的冤案即将昭雪,请你马上去阎王殿对质,马上去,不要耽搁时间,否则后果自负。”




    “恭喜邓兄。”李尚平朝邓世平拱了拱手,酒馆内的冤魂们都纷纷向邓世平道贺。




    邓世平双手做了个团团揖,说道:“各位,我们本来就已经是一个个悲剧,就算沉冤得雪也不值得欢呼,这次去阎王殿,我会将兄弟姐妹们的冤情一一向阎王和地藏王菩萨禀告,争取各位也早日雪冤,早登极乐。”




    说完转身走出门外,众冤魂送到街口,方拱手道别。




    看着邓世平远去的身影,陆一扯着邓世平的衣角,问道:“叔叔,我们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正义?”




    等多久?天地一片静寂,没有人能回答。




    作者简介:


            谭少觉,网名望云山老和尚,隆回七江人,虽然是半文盲一个,却喜欢舞文弄墨附庸风雅,人生信条是:心中藏我佛,何必遁空门。躬身怜老弱,冷眼怼强横。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隆回万里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