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自主脱衣、疯狗星空瞎及其他

    信息发布者:阳恩水
    2019-05-24 02:54:44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自主脱衣、疯狗星空瞎及其他

    原创: 南山雅士  



    时代呼唤逆时光摄录机


    ——自主脱衣、疯狗星空瞎及其他




                 


    文:南山雅士




    引子:公元1819年4月29日,清溪书院。茅山老道一苇山人正在早课。淡淡的雾霭缭绕着远山近水。他收养的女弟子琼丫和小菲慌慌张张地拍门而入:“师父,不好了!不好了!咱们疯狗院的那头星空瞎又窜出围栅跑出来啦!”




    “唉……”山人淡淡地轻叹一声,看来还是得要师妹绮萍早点过来教这两孩子才行,自己还真管不了她们。这样下去,会惯坏的。山人微微摇了摇头,匆匆结束早课。施施然踱出山门。但没忘记握紧手中的油茶棒棒。







    如果你以为这是电影花絮或者穿越剧桥段,那你就错了。这不过是即将面世的逆时光摄录机还原的200年前的浓灰清溪镇望岳峰的真实场景。清溪在枉溪下游,三个月前的1月2日,在枉溪赛岳峰的小溪沟里,有两个七、八岁的小兄弟陆大、罗二双双离奇冻死。官差和捕快们来晃悠了两趟,都不屑多问几句同玩的13岁少年罗知非为何毫发无伤,为何一同脱衣洗澡的他及时穿上了衣服,而那小哥俩却双双选择冻死?两天过后,在 捕头的授意下,仵作出具意见:“系自主脱衣冻死!”随后,导至浓灰各方物议汹汹三月余。日前,这两兄弟的族中后人上告到大理寺。大理寺少卿余拯民乃下令彻查,着即刻由上海调拨最新科技成果逆时光摄录机,再现1月2日凶案现场。这不,时光摄录机自下游一路搜索而来。故有前述场景。




    显然,有了逆时光摄录机,还原当年现场指日可待,人们安下心来,静候真相的发布。




    一、疯狗星空瞎横空出世




    星空瞎原本是头流浪狗,常在村头的垃圾堆里翻检骨头为食。忽一日,饿晕了的它误食一只被毒杀的老鼠,顷刻间口吐白沬、四肢抽搐,垂垂将死。赶巧被路过的小女孩琼丫发现,乃急急回报师父一苇山人,央师父救星空一条狗命。一苇也是昏了头,正同潇湘楚客下棋的他随手给了琼丫一颗续命解毒丸,让其为星空兑水喂服。俄而星空得救,不日恢复。




    然,自兹以后,星空得一怪病,三日不食骨头或狗粮,必发疯狂吠,偶尔攻击人畜。甚至还感染到小菲喂养的土狗流星。山人无计可施,乃创制疯狗院,禁闭星空、流星于其间。




    此疯狗星空及疯狗院创建之始末。




    一苇深知,对疯狗,惟有棒杀而焚之。然虑及流星乃小菲喂养三四年之土狗,感情极深。乃不忍棒杀之。




    结果,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星空之凶与疯,已日甚一日矣。




    据山民曝料,疯狗星空,劣迹斑斑。已有小荔枝、雪峰北往等山民无辜趟枪,被其连咬数次。




    二、无辜趟枪的小荔枝




    据考证,小荔枝是19世纪初浓灰大地的传奇英雄。深受浓灰45万百姓的喜爱。




    其所以被奉为英雄者,盖因其曾单枪匹马攻杀几股惯匪。先是击杀县城东门外匪首车位猛;继而只手生擒老山界虎头沟妖匪头湘蜜修;第三次出手,一招击杀棋王庄路匪钱翻倍。







    当此之时也,小荔枝声望地位已至峰巅。湘中百姓,凡遭遇不公不义之事,言必称“必请小荔枝出头”。




    未及两月,枉溪冻死妖白日作祟,双童罹难,事主乃延请小荔枝前往捉妖。小荔枝许是喝多了猫尿,兼以年轻气盛,上得山来,一顿猛冲猛杀。渐渐头晕不醒,及至醒来,已被困山洞多日。




    尤其令小荔枝气结者,疯狗星空瞎已隔着门栅向他狂吠多日,并伴以吐唾沫、扔树枝石头等作死之举。据传,星空瞎流浪时,小荔枝虽给过其两回骨头,却在酒后扔过其三次石头。




    喝酒误事,老狗记仇。诚哉斯言!




    三、憋屈的苍髯客雪峰北往




    据说,雪峰北往武功、道行皆很高深,颇有仙风道骨。然而,真相到底如何?我没有亲见,不敢妄评。




    我所困惑者有三:1,雪峰北往既有如此神技,为何不对星空瞎严阵以待,一击必杀?2,雪峰北往为何如此掉价,居然自降身份,与一疯狗结下梁子?3,雪峰北往为何在关键时刻闭寨不出,任星空瞎拍门狂吠?




    据传,星空瞎真实主子有二,一曰某地捕头,二曰省城某刑名师爷。雪峰北往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忘动。但这些,都是传言,目前无法考证。







    当然,凡事必有因果,据说,据说而已,某日,星空瞎落水,扔石头、持茶树棒棒痛打星空之众人,亦有雪峰北往在。老狗记仇,你懂的。




    或许,雪峰北往闭门不出,乃是正练屠狗必杀技?如此,则星空之末日,当在不远。不作死,则不会死,信乎?




    然并卵。凡此种种,皆非百姓关注焦点。百姓之焦点,仍在枉溪。愿枉溪双童罹难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如此,则天下大治,或许仍然有望。




    最后,向法律专家请教个问题:我想向全浓灰乃至全天下关心关注枉溪事件真相的人们呼吁,每个人自愿捐献10元或100元,多则不限,也欢迎热心慈善的所有企业参与,把这笔善款全部捐给中国科协。这笔钱,也许是几十亿,也许是数百亿,甚至有可能上千亿。由中国科协出面,面向全球征召顶尖科学家,研制一种叫“逆时光摄录机”的仪器,只要输入较为精确的时间、地点和相关人名及其基因数据,就可以真实地再现那一地点当时的场景,每个人的言行都会拷录到仪器上。那样,一切犯罪行为将无所遁形。




    或许,这只是一个梦。但正是因为人类有梦想,社会才不断地文明与进步。所以,不管目前或短时期内枉溪事件真相如何,我仍然坚信,随着科技的进步,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是的,我坚信。(2019年5月23日草就)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隆回万里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