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天堂无路、地狱无门,隆回旺溪两幼儿“自主脱衣冻死”让包拯发怒、宋慈无语、狄仁杰升堂。

    信息发布者:阳恩水
    2019-04-20 19:10:02    浏览:4    回复:0    点赞:0


    昨夜,阎罗殿里炸开了锅,因为湖南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有2名七八岁的幼儿,蹊跷离奇的全身赤裸的死在了离家几里外冰雪尚未融化的小溪中。俩个孩子死了已经有3个月零17天了,阎王爷派出去的黑白无常至今无法拘回两人的魂魄。


    阎王爷昨夜一发怒,要治黑白无常的罪。黑白无常急得直喊冤:“启禀阎王,此两幼儿死得太离奇,我们找遍三界,无法拘回他们二人魂魄,看来,他们应该是已入枉死城中,我二人才找不到他们魂魄。枉死城在三界之外,我等无能为力。”


    阎王爷一听大怒,着小鬼找来判官。判官从旁献策,说:“您请息怒,既是枉死,容我将狄仁杰、包拯、宋慈、三人召来,就可知事情原委。”


    牛头马面等小鬼马上分头去寻狄仁杰、包拯、宋慈、,不一会儿,三人来到了阎罗殿。


    阴曹地府从没听说过此三公要共聚议事,大家一听说大名鼎鼎的刑侦三杰齐聚阎罗殿,消息一出,殿内殿外立马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了个水泻不通。


    此三公入座之后,判官与黑白无常殷勤奉上了好茶,倒是狄仁杰颇为稳重,细问黑白无常所为何事要受罚。


    黑白无常一脸委屈,跪于殿前回禀三公及阎王爷:“公元2019年1月2日,阴历2018年某月某日,是阳间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在这天寒地冻、冰天雪地之时,湖南省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两名稚齿小儿,竟然在冰雪之中跑到离家几里路远的小溪中,自己把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衣服、鞋子、袜子脱了一个精光,然后直挺挺地仰面朝天地冻死在了小溪边,冻死在了那个冬天里连大人都不会去的鬼地方。


    阎王爷听闻后,觉得此两小儿真乃旷世奇才,应为我地府所用,为以后推广‘自主脱衣冻死’讲授方法诀窃。阎王爷着我二鬼去拘回此俩小儿魂魄前来地府,殊不知,时至今日,距离他们自主脱衣冻死已是三月有余,我们数次前往隆回,均是徒劳,无功而返!


    三位大人,我二鬼实在冤枉,不是我等不用心办事,实在是此二小儿魂魄应已入枉死城中,我二鬼法力有限,办事不力,还望三位爷为我二鬼脱罪,免受阴司刑罚。”


    黑白无常心惊胆颤地说完之后,跪地向阎王爷求饶。




    那边厢坐的包拯已经按耐不住了,双手一拍太师椅,腾地站起来,两眼一瞪:“大胆黑白无常,竟敢在阎罗殿里信口雌黄!来人呐,拖下去刑杖二十大板!”


    黑白无常一听直接吓晕过去了。判官一看包拯发怒,急忙跑上前发声:“包大人息怒,此二人所言句句属实,并非胡编乱造。此处有阳间官府公文为凭。”说罢,判官向包拯呈上一纸公文。


    包拯怒睁双目,仔细一瞧,此乃阳间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2019年2月20日“警情通报”。上书“......两名儿童死在村里小溪中,据调查现场证人,并结合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尸体检验,基本排除他杀。”


    包拯看完,怒火攻心:“黑白无常,快去拘了‘现场证人’那厮的魂魄前来,此子心太黑了,眼睁睁地在现场目击两幼儿在寒冬腊月冰天雪地里,脱尽全身衣服鞋袜下溪洗澡,居然不加阻拦,并且亲眼看着两个七八岁全身赤裸的孩子直挺挺地死在他眼前,此罪当殊,拉回来狗头铡伺候!”


    警情通报

    2019年1月2日18时10分,隆回县小沙江派出所接群众报警,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有2名儿童死在村里的小溪中。接警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技、侦人员连夜赶到现场开展工作。据调查现场证人,并结合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尸体检验,基本排除他杀。

    为进一步科学、权威地确定死因,我局已将提取的相关检材送往权威鉴定机构进行检验鉴定。待检验鉴定结论出来后,我们将及时发布后续警情通报。现2名儿童的尸体冰冻在县殡仪馆,敬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传谣。

                

                                           隆回县公安局

                                         2019年2月20日


    一旁静坐已久的宋慈微微挪了挪身子,温和的说:“包大哥且慢!我手中早有线报,这里有一份隆回县公安局3月1日发布的“警情通报”,他们确定“旺溪村两名儿童死亡事件死因系冻死”,并做出“排除他杀,死者系自主脱衣后在低温湿冷现场冻死”的结论。”


    包拯一听,转头怒问宋慈:“你认为两个稚齿小儿会在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时候不呆在家里取暖,而是跑到离家荒无一人的村里浅到露出石头的小溪中,脱光全身衣服洗澡吗?”


    宋慈微微晗首,反问包拯:“以兄长之见,小儿会否存在脑子不正常、突发癫痫等症而去‘自主脱衣冻死’呢?”


    包拯冷然一笑:“凡体表温度与外界温度反差较大的情况下,人的第一反应是马上裹紧全身衣服,把脖子用力缩入衣领之中。如身边有人,且关系密切,会拥抱于一处取暖;如系恋人或者夫妻,会更加紧紧相拥,恨不得融为一体。”


    宋慈微微点头,继续发问:“如果此二小儿真是‘自主脱衣冻死’,死前会有何情景?”


    包拯一听,眯起双眼,端详着宋慈那张忍辱不惊的脸,心想:“这人心思慎密,必然心中已有结果,却来问之于我,不如我来听听他有何见解?”





    于是,包拯开口问起宋慈:“依老弟看,‘自主脱衣冻死’有无前例,死时有何症状?”


    宋慈听后,沉吟良久,然后大声地说:“我好像没听说中国有过,但是在国外极寒地区曾经发生过此类事情。在乌拉尔山脉中,曾经有10名滑雪爱好者被困在极寒的冰雪之中几天几夜,9人遇难,1人幸存。遇难的9人衣冠不整,蜷缩成一团。倒是没有一个是赤身裸体的。”


    阎罗殿内一片“哦”声!


    包拯继续询问宋慈:“哦!对了,人为什么会在冻死前脱衣服呢?”


    宋慈顿了一下,回答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些冻死的人身上衣服穿得很少,而脱下的衣服就在身边,很多人会觉得奇怪。而后来的一些科学家对此做出了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一个人在濒临冻死的状态下,身体里的血液会回流到身体的各个内脏去保护内脏不被冻伤。如果人的身体长时间处于这种状态,汇集起来的血液流动,会让身体产生发热的错觉,觉得衣服都是冰冰凉凉的,穿着还不如不穿,就好像我们冬天滑雪的时候,时间长了会感觉手很烫一样这就有可能出现脱衣服的行为。


    但是造成这种行为必须具备两个首要条件,一是长时间受严寒侵袭濒临冻死,二是在濒临冻死前人要有足够的力气,去脱掉穿了几层的厚重的冬装然后赤身裸体,特别是湿漉漉的冬装,基本上古今中外无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第二种解释是,在长时间处于寒冷的状态下,大脑对周围环境产生判断失误,尤其是下丘脑区域在身体机能失常的情况下,就会接受到错误的信息,让身体接受到错误的感觉信号,误以为身体发热,就好比平时发烧的时候,明明身体特别热,却感觉身体很冷。


    身体常常给我们相反的信号,就是这种错误的身体感知信号造成的。这就是明明已经非常冷了,却还要脱衣服冻死的原因。”


    阎罗殿响起一片“哦”、“哇”之声,大家一片恍然大悟的神情。


    警情通报

    2019年2月28日,隆回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根据尸体检验、现场勘查,结合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的检验结论,确定“2019.1.2”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2名儿童死亡事件死因系冻死。

    1月2日18时10分,隆回县公安局小沙江派出所接群众报警,小沙江镇旺溪村有2名儿童死在村里的小溪中。接警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侦、技民警连夜赶赴现场开展工作。经外围调查,询问目击证人,结合检验结论,公安机关依法做出“排除他杀,死者系自主脱衣后在低温湿冷现场冻死”的结论。

    目前,当地政府正在有序开展善后工作。

     

    隆回县公安局

    2019年3月1日


    此时,狄仁杰已经从座位上离开许久了,他绕着廊柱子走了好几圈,终于停下了脚步,轻轻地摇着头:“非也!非也!宋慈所言,必是世界上极寒之地所能发生之事,特别是户外探险爱好者,在荒凉雪原迷失了方向,才会陷入如此困境。


    湖南的隆回旺溪,在2019年的1月2日,正是元旦的第二天。湖南在2018年12月29.30.31日有降大雪。2019年元月一日、二日湖南大部地区雪已经停了,虽有冰冻,但室外温度为3至4度,很多年轻人都只穿了两件衣服,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严寒。


    而且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如是淘气玩弄冰雪,应只在自家房前屋后转转,当日路面冰冻,两小儿如何一路相伴走到几里之外的小溪中去?以当时天气寒冷路面冰冻的路况,以两个七八岁孩子的体力,是万万不可能在几个小时后走到那里去冻死的。


    七八岁的幼儿,已经开始懂得冷暖自知,而且还是亲兄弟,如果寒冷袭人,他们有跑家中去取暖的正常反应能力。亲兄弟俩呀!即使年龄再小,如果一人生命受到威胁或者危险,另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而且人体的个体差异也存在于亲兄弟身上,不可能存在两个七八岁的幼儿因快冻死而双双‘自主脱衣冻死’,且脱下的衣服不在身体的两侧。


    要知道,‘自主脱衣冻死’必须是在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极限寒冻之后,引发身体发热的幻觉反应之下,才可能做出的反常行为。


    两个正常穿着冬装的七八岁的孩子,在室外温度3至4度左右,户外行走几里路,根本不存在承受极限寒冻之说,而且从在家的时间到发现出事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


    更加让人不可置信的是,如果两个幼儿已经冻得极限了,哪里还有能力脱光自己全身的衣服、鞋子、袜子扔到溪水中,然后双双仰面朝天直挺挺的死去?而不是衣衫不整、蜷缩一团、互相搂抱在一起而死?


    如果谁说‘自主脱衣冻死’可以这样死法,可以让他们家来两个七八岁的孩子,送到4度左右的、冰雪过后的环境里去试验一下便知。


    且事发小溪就在村里,注意了,是‘村里’,那么,如果是两幼儿‘自己走到那里,自主脱衣冻死’,那么,这至少需要几个小时的漫长过程,村里难道除了他们家就没有住人了吗?两幼儿这样反常的举动难道没有引起走过路过的人们注意吗?湖南十来年没有下场大雪,元旦假期第二天,难道村里没有人出来拍拍雪景玩玩雪晒晒朋友圈吗?


    两个幼儿智力正常、行为正常,从小在村里活动,断不会在村里迷路,在户外觉得冷了,必定会马上寻找温暖的地方,而不是走向小溪去‘自主脱衣冻死’,而且衣服不在身体两侧,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直挺挺地躺着冻死。

    难怪阎王爷都敬他们俩是旷世奇才!


    整个案件中,‘现场证人’成了关键!


    根据隆回各方线报来信,他们说在勘察现场时,发现现场附近藏有家里死人戴孝用的女用孝布、电线和锄头棒,更是关键!


    难道寒冬腊月的元月二日,阴冷的天气里这些东西需要洗洗更干净吗?


    而关键中的关键,是这些现场证物居然在警方搬走两幼儿尸体之后,又被人为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个转移证物的人更是关键!”


    狄仁杰一步一步走向阎罗殿的中央位置,停了下来,然后接着说:“那么,我们可以紧紧抓住这三个关键线索入手调查!一是‘现场证人’,二是现场曾出现过的女用孝布、电线、锄头棒,三是‘自主脱衣冻死’的模拟实验(最好是找那个下此结论的砖家的儿子、孙子做这个实验)。


    另外,调查当天村里所有人,包括他们2019年1月2日所有在村里拍摄到的毎一个画面,没有监控系统,村民的手机里一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同时,坚决不放过‘现场证人’的手机动态。”


    狄仁杰此番话一说完,阎罗殿里掌声雷动。判官赶紧跑到狄仁杰面前竖起了大拇指,使劲儿拍狄仁杰的马屁:“狄公英明!狄公英明!”


    包拯和宋慈也是在心里暗暗叹服,狄仁杰不愧是前辈高人啊!


    宋慈站起身来,他拿出了一张小纸片,走上前去,把纸片递给狄仁杰。狄仁杰一看,拿着纸片与宋慈一起向包拯走去。


    包拯早已按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从狄仁杰手中一把拿过纸片,读出了声来:“隆回旺溪两小儿第二㳄尸检结果特征。1.陆一(大孩子)的牙齿掉了五颗(这要怎样的外力和全垒打才可以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2.左腿的筋组织内有淤血;3.俩小孩的外伤皮肤下有淤血。”


    阎罗殿里又是“哦”、“哇”声一片。




    此时,曹雪芹不知是何时也凑过来瞧热闹了,他向身边的鬼一打听,高兴得开怀大笑,撸起一串长须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智者不当时,葫芦僧又判葫芦案!我见犹恨呐!”然后此公开始在众鬼中遍寻大殿,居然让他找到了藏在廊柱后的葫芦僧应天府尹贾雨村,他扬手狠狠地一耳光“啪”的一声打在贾雨村的脸上,打完,曹雪芹又大哭而去,离开了阎罗殿。而贾雨村也灰溜溜的从侧门溜了出去。


    曹雪芹如此一番荒唐之举,引起阎罗殿一阵窃窃私语,敢情这老先生莫不是被气疯了!


    判官赶紧双手扬起,使劲儿说:“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却不知众鬼都在争议《红楼梦》第四回葫芦僧判葫芦案去了,没有鬼理会他的声嘶力竭的吼叫。


    判官拿起阎王爷面前的惊堂木,狠狠一用劲砸在案台上,“啪”的一声,吓得阎王爷身子一颤,乌纱帽险些跌落,慌乱之中,坐正了身子,怒问判官:“你这厮想是疯了,吓我何来?”


    判官赶紧退到一旁作揖赔礼之后挺直身板,方步踱到殿中央,此时,狄仁杰、包拯、宋慈、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等一干人等,已各自归位,鸦雀无声。


    判官依旧踱着方步,凌厉的眼神环绕全场扫视一圈之后,拖长了声调对众鬼说:此乃阴曹地府,阎王爷许你们言论自由,可是,你们万不可自行溜去阳间,更不可去阳间惹是生非为他人强出头,否则,隆回的肖力之就是你们的下场。到时候,阎王爷也保不了你们平安归来!”




    判官此话一出,殿外传来妇人伤心哀嚎之声,阎王爷今天火气很大,听到妇人哭声竟是恼了,命令黑白无常:“去!把此哭泣的妇人带入殿来,我得细加盘问!”


    黑白无常领命而去,只片刻功夫,便带进来几位妇人。其中一个是鬼,另几个却是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肉身仍在凡间的冤魂。


    鬼妇人趋前一步双膝一跪:“民妇钟四嫂,想当年我为了证明自己的儿子吃的是螺而不是偷吃凤天南家的鹅,我只能在祠堂里用菜刀剖开儿子的肚子以正清白。我冤死的儿啊!都是为娘我保护不了你啊!我苦命的儿啊!你吃的真的是螺啊!”


    阎罗殿上一阵难言的沉默,牛头马面都悄悄的流下眼泪。


    阎王爷一边听着钟四嫂伤心欲绝的哭声,一边问那隆回旺溪几具活着的肉身之魂:“你们尚享阳寿,为何闯进我阎罗殿里来了?”


    那几具魂魄伤心地说:“阎王爷在上,我们家俩孩子死得冤哪!几个小时不到,就活生生的被剥个精光打落五颗牙齿到处都是伤,赤裸裸的直挺挺的摆在小溪中啊!我们听说狄仁杰、包拯、宋慈都在您这里,请他们为我们孩子伸冤哪!“


    说完,此几具冤魂又开始了肝肠寸断的撕心裂肺的哭泣。


    阎王爷看着狄仁杰等三位刑侦高手,无奈地对此几具冤魂说:“他们已来我阎罗殿前千年,此忙,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如果你们的俩小儿真是枉死,而隆回再现葫芦僧错判葫芦案,我就命黑白无常把那狗官拿来,借包拯狗头铡一用,以慰你们家二位小儿冤魂如何?”


    阎王爷此言一出,大家齐声说“好”!却不料这几具冤魂哭得更凶了。


    阎王爷捺住性子,对她们说:“你们且请回吧!阳间此时正在扫黑除恶,乾坤朗朗,即使隆回断案不公,湖南省内必有贤良,定会明察秋毫,不让枉死之魂留在枉死城,定让罪犯露出真面目,还隆回一百多万人民一个公道。”




    一冤魂放声恸哭:“阎王爷啊!狄仁杰啊!包公啊!俩个儿子都是我心头的肉啊!我们就是因为拦访‘扫黑除恶’工作组被当地警方抓了等着下大牢啊!你们不能给我俩小儿伸冤,我死也不走啊!我宁可死啊……”


    阎王爷已和判官率一干人等离开了阎罗殿,空旷的阎罗殿里只剩下这几具无助的冤魂在伤心的哭泣!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隆回万里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